【為心靈騰出空】王蘊潔/人際關係的斷捨離

因為「斷」絕了負面情緒,「捨」棄了不必要的煩惱,
「離」開那些危害自己身心健康的關係,
有更多可以自在安排的時間……
 

人的煩惱,很大部分來自人際關係。 

有時候,明明知道某些關係讓自己很受傷、很煩惱、很痛苦,卻還是斷不了,捨不掉,離不開。 

我也曾經有過這種經驗,直到身心提出嚴重抗議。 

起初,只是晚上睡不著。躺在床上,身體明明已經很累,腦袋裡卻有無數雜念像岩漿冒泡,此起彼落地浮現。好不容易昏昏沉沉站在夢鄉的入口,又被摩托車駛過巷子、鄰居開落地窗這些以前從來不曾注意到聲音,再度拉回清醒。終於在不知不覺中勉強睡著,翻一個身,雜念又冒出來,腦袋頓時清醒。睜開眼,發現天還沒有亮,身體仍然很累。

譯者的生活很自由,每天可以睡到自然醒,但不可能從早到晚都癱在床上。幸好起床之後,只要開始工作,就會全神貫注地投入文字轉換的世界,雜念也自動消失。只不過身體很累,坐在電腦前沒多久就腰痠背痛,即使躺下來,腦袋卻停不下來。 

那段時間,明顯感受到自己情緒繃得很緊,一點小事也很容易崩潰。而且,我幾乎無法出門。只要一出門,就覺得自己忘了鎖門、忘了關瓦斯。其實出門之前根本沒用過瓦斯,鎖門時也告訴自己:「我已經鎖門了!」但走到巷口,走到車站時,又突然心慌,非要回家再次確認,有時候要回家兩、三次,才能夠順利前往該去的地方。最嚴重的一次,已經坐在朋友車上,突然又想到,焦慮得手腳發麻,最後忍不住哭了起來。 

我知道自己生病了,去掛了身心科。 

診斷結果,我有強迫症。護理師遞給我的衛教單上寫著,不少病人長期受強迫症的困擾之後,併發憂鬱症狀。 

我嚇到了。因為我不想讓年邁的母親因為我有朝一日的失控行為傷心,也不想成為埋在兩個女兒身邊的不定時炸彈,單親的我,不能輕易倒下。 

身體告訴我,該好好整理一直不願面對的人際關係了。 

那時候,家中一位長輩成為我很大的壓力來源。長輩長期照顧家中的病人,因為我曾經在父親臨終時照顧他一段時間,知道照顧者承受很大的壓力,所以經常主動關心,陪長輩聊天,聽長輩訴苦,需要幫忙的地方,盡力而為。這位長輩不時稱讚我的貼心、溫暖,沒想到背後說的話完全不一樣。起初我以為一定有誤會,後來在一次家族的衝突中,我恍然大悟,原來是我對長輩的了解太膚淺。我不再主動打電話,但長輩打電話來時,還是客氣回應,維持表面的和氣。只是每次接到長輩的電話,聽到電話中的唉聲嘆氣,接收著透過電話線不斷傳遞過來的負能量,再加上有一種被當「工具人」的不甘,即使掛上電話之後,心情都遲遲難以平靜。 

我已經病了,就像即將垮掉的泥船,無法再承載別人的壓力。我需要斷捨離,對這種狀態下的我來說,比起清理生活中的雜物,人際關係中的斷捨離更重要,要下決心捨棄造成自己負面情緒,對自己產生負面影響的人、事、物,踢出自己的生活。 

我決定為自己任性一次。在一次因那位長輩引起的家族衝突之後,我開始拒接那位長輩的電話,並透過親戚告訴長輩:「我無法諒解長輩的行為,尤其這種行為對我女兒造成很大的傷害,但念及是長輩,我不能口出惡言,所以不會再接電話,否則我怕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

消除最大的壓力來源後,也同時整理了「朋友」關係。

網路的發達,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我也藉由網路認識了一些同行,不時討論翻譯上遇到的問題,交流翻譯心得。但一段時間之後,有些人開始組小圈圈,討論的內容也漸漸走調。 

以前學生時代,就不太適應女生的小圈圈。原本以為自己長大了,但還是發現,相處時要猜心的「朋友」關係,對我造成壓力,這種關係對身心不健康。當彼此的價值觀不同,相處時,其實對雙方都是一種壓力,每個人的人生都很寶貴,沒必要把時間浪費在會造成自己壓力的關係上。斷捨離,其實就是糾正或是修正自己以前做的決定,當下可能是正確的決定,但隨著自己的成長和改變,當初的決定可能不再適合自己,就需要進行調整。

我退出了小圈圈,解除了「朋友」關係。有時候某些關係會走到終點,未必需要去探究誰對誰錯,也許只是個性、處事方式或是價值觀不同造成「合不來」,只是一旦這種關係對生活帶來負面影響,也許就是彼此的緣分盡了,該「斷捨離」了。只是有時候被「斷捨離」的那一方可能心有不甘,我離開那個小圈圈後,也有人針對我的工作造謠攻擊,雖然當時有點生氣,後來靜下心思考,猜想造謠者一定內心壓力太大,才會亂噴負能量,帶著同情的態度看這件事,就不會把對方的壓力承接到自己身上,也因此更確定,遠離是正確的決定。 

生病讓我了解自己的脆弱,沒有能力應付複雜的人際關係,那就致力讓自己的生活單純化,同時按時服藥,有規律地運動。一段時間之後,擺脫了藥物,強迫症的症狀也不再影響我的生活。幾年下來,「因禍得福」變瘦了,也不再討厭拍照,相信是因為臉上的表情更舒展自在,更有自信,才會喜歡自己現在的樣子。 

工作上,也並沒有因為當初那些莫名其妙的攻擊受到絲毫的影響。因為「斷」絕了負面情緒,「捨」棄了不必要的煩惱,「離」開那些危害自己身心健康的關係,有更多可以自在安排的時間,心情上也有更多餘裕,所以去旅行、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這些年,寫了一本關於翻譯的書,每年在學學文創開一堂翻譯課,還去了不少地方旅行,生活比之前更豐富多彩,工作也比之前更順遂,最重要的是,每天都睡得香,睡得飽,可以自在出門沒壓力。 

今年剛好滿五十歲,很幸運的是,至今沒有出現任何更年期症狀。我想,應該是每天堅持運動,在生活和工作上,都學會拒絕壓力,努力保持心情舒暢的關係。這麼一想,就覺得必須感謝強迫症,讓我勇敢地在人際關係中「斷捨離」,那是生命賜給我的禮物,讓我學會為自己的人生任性,把照顧好自己的身心放首位。……

──全文刊載於765期《皇冠雜誌》11月號。

 

【作者介紹】
王蘊潔,從事翻譯工作二十餘年的日文譯者,樂於不同語言的轉換,藉由翻譯山崎豐子、東野圭吾、湊佳苗等日本文壇知名作家的作品,了解不同的人生故事,成為自己人生的養分。

2 Com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