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中南美】Soy Mavis/歡迎光臨墨西哥──小心一入境就被騙

這個國家原來不只是傳說的毒梟和幫派,
墨國的政府和各處行政單位,也不是省油的燈呢……

墨西哥交通方便,ADO巴士橫行全國,我們在貝里斯市公車站搭乘ADO北上入境,墨西哥國境大,一趟旅程通常五、 六小時起跳,巴士內有廁所供使用。夜班巴士在夜晚駛向邊界,首先得出境貝里斯,司機會請全車的人下車向貝里斯海關報到,非貝國人民得繳付四十貝幣(約六百五十台幣)的出境費,於此同時,ADO巴士會被臨檢看看車內眾人的行李是否藏有毒品,一切都沒問題後,乘客才能回到巴士內開往墨西哥入境。

由於我們搭的是夜班巴士,抵達墨西哥入境海關口已是凌晨,只剩鬆散的軍備和少量的人力。入境的辦公室除了和貝里斯相比大了很多外,流程都是一樣得排隊蓋入境章。那時我剛從睡夢中醒來,順著車上的乘客乖乖掏錢,但海關的樣子很不對勁!

「繳多少錢?」我睡眼惺忪地問前方的旅人。

「二十三美金。」他答。

我翻找錢包找出了二十元貝幣和二十元美金(貝幣和美金為二比一),我問司機:「這樣可以嗎?」

司機毫不猶豫:「當然可以呀!」

輪到我時海關接過我的護照,看見我的墨西哥簽證就馬上接過貝幣和美金還問我要找多少墨西哥披索?

一般不是會告訴我匯率然後算給我看嗎?我愣愣地回:「一百二十披索?」

海關神色有些慌張,冒著汗急從抽屜撈出一些零錢塞給我,像是在搪塞什麼一樣。後來上了巴士清點才發現他多找了一些零錢,但想也沒想我就又隨著巴士行進的韻律昏睡過去。

事後回想起這些不對勁我才傳訊息問在大使館工作的海產:「他好像連收據都是從抽屜拿出來的。」

海產:「噢!他們這些人!」,他忿恨地罵完公務員才跟我解釋:「你們根本就被騙了!根本沒有所謂的入境費用,唯一要付的是如果在墨國內待超過七天才需要付的離境費,且若是飛離墨西哥,離境費會算在機票裡,只有其他方式如步行或巴士才需要付離境費!」

等有網路時一查才發現,案例果真層出不窮,惡質的還有旅行社和司機,會一起聯手詐騙,我還發現大多都只會騙離境費,我這次遇到的收起「入境費」還真是新招呀!想起那晚司機毫不猶豫說當然可以同時收美金和貝幣的嘴臉,你當然可以啊!因為都進你口袋了。我後悔當初剛睡醒頭腦混沌且沒有做足功課,居然在一個國家的政府機關面前被敲了竹槓!

夜還長,再一次停車是在巴卡拉爾市(Bacalar),這是一處因潟湖而聞名的度假小鎮,停在此是因為得讓乘客在這的ADO車站加買一段到坎昆(Cancun)的車票。夜深車站寂寥無人,只有電視機和收費站台的大媽。零星的旅人上前繳費,快輪到我時側邊的電視畫風一轉,發出了令人面紅耳赤的呻吟聲,前面還是我聽不懂的西文,後續就是毫無語言障礙都知道在播什麼的劇情,我頭也不敢轉急等著買完車票離去。

我和朋友不好意思討論起這話題,只隱約聽見後排的旅人向收費的大媽抱怨,大媽確認了一下電視後訕笑:「喔~是這個呀!」

原來是不知幾點後解禁的深夜節目,豪放地在旅人面前展露無疑墨國的熱情奔放!我躲進巴士裡,心裡想著,這個國家真不是浪得虛名!即便後續的旅途順利平安,第一晚的造訪著實讓我印象深刻,這個國家原來不只是傳說的毒梟和幫派,墨國的政府和各處行政單位,也不是省油的燈呢。

歡迎光臨墨西哥。那晚,我對自己說。

── 文章未完,全文刊載於793期《皇冠雜誌》三月號。

Soy Mavis/圖片提供

SoyMavis 作者照片_.jpg
【Soy Mavis】
念過病毒學,卻到了登革禽流感肆虐的中南美;念過寄生蟲,卻吃了當地人的生螺肉和淡水生魚;念過病理血液生理學,眼睜睜看見貧病如何殺死當地人。走了一遭,世界才立體起來,所以決定用溫度記事,分享那些尋回生命基本的日子。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